?
 最近閱讀
閱讀記錄
您暫時沒有閱讀記錄
我的書架
目錄 加入書簽推薦作品打賞作者去投月票手機閱讀本書

41.這是我一個人的成長,與他人無關

夢境之沐子希 妖妖 2016/7/24 16:09:36 4461 寬屏閱讀
    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。我們曾格外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后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無關。

    二喜和康承的婚禮因照顧著我們這些朋友的緣故先在江淺辦了一場,轟轟烈烈鬧的一團糟,年輕人的婚禮,再加上湊熱鬧的也是一堆年輕人,別提有多亂,于姑娘和顧小言也看著是要好事將近,可憐了謝子昂現今悔改覺得人家好了可惜晚了時機,美美因常常跟我一道打工,跟飯飯二喜也混得熟了,一堆人擠在一起喝酒,真真熱鬧。

    “吶吶吶,飯飯,你還不謀算對象?不打算出嫁了麼?”二喜敬過酒來,“怎么?真打算以后跟謝子昂湊一堆啊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她愿意嫁我,我還不愿意娶她呢。”謝子昂話才說完飯飯就揍過去了,幾人嘻嘻哈哈鬧成一片。

    等回了江淺的住所才看到手機上的未接電話,劉嘯寒這么久沒消息突然多了這么多電話,不用想也知道是要說阿雪的事。

    “劉老師?”

    “妹妹你可算接電話了,你和沐子希怎么回事?學校保安室的把電話打到我這里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……”是他自己要在那里等我,我沒有說過我會去,阿雪高中跟我一個學校,畫畫聯考完了直接罷學,我抿了抿嘴,“你和劉老師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就這樣吧——不是,他在那兒等著也不是一回事,既然想清楚了要走,去說清楚也不會耽誤你什么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阿雪……”你不知道,我怕的是我去了就舍不下,我和沐子希的這幾年,幾乎全是我追著他不放,好不容易我想放開了,可是我還是會害怕我一見到他就沒有了信心走。可是這樣的話卻說不出口,沉默了許久,才緩聲開口,“我知道了,阿雪,我知道該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趕到江淺高中已經接近傍晚,因學校位于郊區,坐車都要四十幾分鐘,他果然在校門口坐著,一如很多年前我坐在那里等他一樣。

    “沐子希,我七月九號的火車。”我還是恐高,坐火車據說要兩天一夜才到,忽然想起我們兩個曾經去西安看雪,物是人非過后,他也會等我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為什么要去那么遠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本來就是在新疆長大,只不過這十年在這里經歷成長,如今長大了自然該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蕭怡怡!你干嘛早點不這樣說?!早些年你死纏爛打著我的時候怎么沒有這般想過?!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你把你的朋友當什么?!你把重慶這么大一座城當什么?!你把我當什么?!”他忽然站起來握住我的手腕,我斂了斂眼眸,“我曾經費盡心力企圖走進你的心,可是哪怕一點點你都不肯騰出來,我不是小孩子了,十七歲十八歲,我還可以為你勇往直前義無反顧,可是我已經二十二歲,我有自己的路要走,我有自己的人生要活,你的人生我無法參與,那么我就放手再也不踏足,這,不是你夢寐以求的麼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,怎么會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他的手一帶我就撞上了他的懷,推不開只得悶悶的說話,“沐子希,夠了,已經夠了,我2011年見到你,2012年才找到你,2014年和你混熟,七年,我用了多少的心思,一步一步才走到今天,如今這個局面對你對我都好不是嗎?從今以后,再也沒有人會在深更半夜打電話來騷擾你了,也不會有人一直死纏爛打的煩你,這樣……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不呢?”

    “已經……晚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七月九號的火車,cici和美美,飯飯二喜康承,顧小閑顧小言于姑娘,一堆人無法理解我坐火車找罪受,事實上我自個也覺得坐火車是受罪,只是可惜,我恐高,恐怕一輩子都與飛機無緣。

    “新疆不怎么安全,一有事就要先跑,昂?聽見了沒?”飯飯這話一說招來一堆白眼,cici突然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,“蕭怡,一路順風,我還等著你明年寒假回來給我作伴娘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我不好看了你們兩個不能嫌棄我啊……”美美和cici,還有阿扯,從高中一起混天混地的好姐妹,哪怕期間斷了聯系,再見仍能如初,人生若只如初見,不是說我們的人生初見最美好,而是說無論我們分開多么長久的時間,或者在一起多久的時間,我們可以依舊如初,美好如花。

    “嫁不出去了來找我,我一定娶你。”顧小閑其實不穿那種黑色魅惑的衣服看起來挺像那么回事,帥的很,我拍拍他的肩膀,“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勞其筋骨,苦其心志,待你娶我之時,就是你功德圓滿之刻。”

    “顧小言,你才是設計服裝的,我就是一半吊子,拿個畫筆都拿不穩,別再讓我給你畫圖。”趁著顧小言還沒開口就先下手為強,鬼都知道他想要說什么,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,“差不多了,我先走了,一堆人杵在這兒,人民警同志盯我們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蕭怡,如果你在那邊混不下去了,來找我,我隨時等著你來加盟。”顧小言扯著我的行李箱,“還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蕭怡怡!”顧小言的話還沒說出口呢就被一聲尖厲的女聲打破,抬眼看過去,夏蘭朵。

    “蕭怡怡,我那天給你的戒指呢?”夏蘭朵一走過來就氣勢洶洶,二喜低聲問我,“誰?”

    “你不說我都忘了,”我從脖子上把繩子解下來,“勞煩你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“蕭怡怡——”步子還沒抬,她的聲音就先追上來,我轉身看著她,“姑娘你也不小了,基本禮儀懂嗎?”她輕輕咬住嘴唇,忽然大聲開口,“蕭怡怡,沐子希說,他說的每一句話,對你,永遠有效。”喊完了像個瓷娃娃似的氣呼呼往出口跑,我愣了一下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到了新疆,宋思念和蕭恩來接我,我把何念蘇的骨灰交給她。

    “媽媽,我把哥哥……給你帶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父母之間沉默到此番境地,我是一個不祥物,先是外公的身死,后又是哥哥的魂滅,過了良久,天邊的云彩化成紅色,母親的聲音低啞。

    “你哥哥去時……可有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說,他不恨你,他說,他想有一個家。”

    “怡怡……是媽媽不好,是媽媽對不起你哥哥,對不起你……”我跪在靈位之前沒有說話,父親也不說話,人生曼妙,無所謂誰對不起誰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命數,我們曾格外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后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無關。這是我們每個人必須經歷的過程,只有深刻愛過痛過恨過哭過,才知道,后來的一切可以甜著美著樂著笑著。

    就如我在江川江淺心城的那十年,那是我該經歷的成長,那是我一個人的故事,在這場故事里我是主角,他人的喜怒哀樂可以牽絆著我的恩怨情仇,但是,他們不可能一直守著我度過我的人生,該走的該留的,是命數,長大了收獲的,是自己獨一無二的成長歲月。

    不管曾經我怎么哭過怎么為別人笑過,后來的人生終歸是該要自己闖一闖,沐子希是我的劫,我忘不掉,那么我就選擇深埋。

    我記得我在橙花街向他問路的時候,他說——如果2020年的這個時刻我還能遇見你,我就娶你。那是直至很多年過去都忘不掉第一眼的驚艷,男生抬起頭,天地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人生其實無所謂長短,在乎的是過程,我高中時候看完了紀小白的單人日記,里面的許多話都說的許有道理,而我最記得那一句是說——當煙花盛放的時候,我告訴自己,如果覺得很漂亮的話,就從燈塔上跳下去,最后煙花很漂亮,而我沒有跳,由此可見,我們在做什么事之前總喜歡為自己找借口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的,就是此種。

    夏蘭朵最后跑來告知我的話,于是我告訴自己,如果他來找我,我就等著他來。事實上,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借口。

    我已經不愛他了。

    沐子希,我不愛你了。

    尾聲

    2020年,我從語文實習老師轉正,在南疆的一個小山村教維吾爾族的小孩子學漢語。

    事事平穩,爸媽還可以經常來看我,春天接杏子,夏天打哈密,秋天撿蘑菇,冬天打雪仗,一年四季都有可玩的,邊遠山區通訊不便,接到阿雪的喜帖已經晚了兩個多月,等找到信號打電話過去兩個人已經出去度蜜月了。

    放了暑假以后,媽突然給我了一張飛機票,我還沒來得及問清楚怎么一回事就被拉到機場。

    “怡怡,這兩年你悶悶不樂的,趁放假好好出去散散心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恐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理作用,那么大個人了還怕坐飛機,虧你還是個老師——”爸爸難得是跟我和顏悅色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這跟我是老師有什么關系……不是,你們一起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們去干什么?人老了,不比你年輕還可以去湊熱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?我爸媽年輕著呢——”才想起來今年的日本國際動漫狂歡節,那個人……一定會去吧?

    我曾經學過日語,可惜不精通,只會幾句日常用語,還好漢語已經在全世界普及,倒也沒什么大困難,可是要不怎么說命定無緣,我在日本轉了大半圈,待了將近一個星期,居然連熟人都沒有碰到,按道理這種漫展葉冉不來謝長安是必定會來湊熱鬧,我覺得沒什么好玩,便打算收拾了東西回去,剛好電話響起來。

    “蕭怡,我有些事……想告訴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疑惑道:“嗯?你說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像是在翻什么東西,才緩聲道:“當年高中那件事……其實……我也是謀劃者,我當時想著你不喜歡他讓給我也是好的……但是……米才諾把那些東西放到網上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后來一心阻止你和沐子希……是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過去那么久了,我已經忘了,知道的。”我笑著打斷了她,“其實,你是怕我以后跟著他會痛苦,所以才極力阻擾,怕我會受傷,對嗎?傻丫頭。”聽她沒回答,繼續輕聲說:“雖然,你總是裝做沒事兒的樣子,你的辛苦,其實……我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就好。”她沉默了一會兒,似乎有壓抑的哭聲,她說,“我們四個如今散在各處,我忽然翻到以前在夜市淘的小掛飾,發現……我其實很舍不得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會兒,才低聲開口,“美美,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果然只有好姐妹才聽的出來……”我聽見她呼吸的聲音,沒等我問她,她就兀自開口,“我也不知道我想到哪里,總之走出江淺,走出江川,走出重慶,去看一看祖國的秀麗山河,或許……哪一天,我可以找到你那里去。”她忽然頓了頓,“你不用趕回來,我已經在機場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走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美美,”聽見她嗯了一聲,我輕輕笑道,“我們永遠都是好姐妹,對嗎?”那邊沉默了良久,久到兩人呼吸的頻率都清晰可聞,直到機場催旅客登機的聲音都響起的時候,她才微微一笑,道:“對。”電話那頭,美美似乎在手機里翻找著什么,傳來一陣按鍵的聲音,片刻后,手機里播放出熟悉的旋律,耳邊響起那首曾唱過很多遍的第一時間。昨天會被今天明天來取代,動心的感覺不會淘汰,關心常在。就算你我在熱鬧喧嘩中走散,友情會第一時間趕來。我輕輕微微一笑,道:“美美,一路順風。”

    坐了飛機才發現其實不暈機,當初那么喜歡坐火車是因為喜歡看沿岸的風景,一個人看的多了自然厭倦了,幾年時間,城市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有些人變得更加親密起來,有些人,卻也漸漸淡出了自己的世界。有的人留在身邊時刻珍惜著,有的人便埋在心里,偶爾在午后喝著一杯清茶去回憶那些過往,也能翹起嘴角微笑起來,這便夠了吧。江延作為暗首把魔抓伸向了演藝圈,打造了一個新興歌手,名字叫狼,遠遠看過去,竟是顧小閑,在宜家廣場辦新歌的專輯簽售會,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麻煩你給我寫兩張,一個寫——祝徐麗麗青春常駐,一個寫——祝顧小閑天天開心,謝謝。”女子拿起他寫的看了一眼,卻突然落了眼淚下來,然后看著他的臉微微點了點頭轉身離去,我看著這樣的畫面輕輕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江淺,我回來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雙子塔的頂端,看著車水馬龍,看著那個人走進我的視線,看著我自己輕輕微笑起來。

    他說,蕭蕭,你回來了。

    他說,蕭蕭,我等到你了。

    其實人生可長可短,我忘記沐子希沒有生活的很快樂,既然忘不掉他,我就回來找他,這是我,這是我蕭怡怡對自己人生的負責,長長的一世也好,短短的一瞬也罷,我想不愛他,可終歸忘不了他。

    沐子希,你喜歡我嗎?

    [正文完]
手機用戶請訪問 m.soudu.net 閱讀最新VIP章節!
搜讀網 www.90146206.buzz 歡迎您的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搜讀網原創文學!
微信公眾號:搜讀讀物

(快捷鍵←) [上一章] [回目錄] [末頁] (快捷鍵→)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用手機閱讀本書 | 加入書架/書簽 | 投推薦票 | 去投月票 | 打賞作品 | 返回書頁

優秀作品精選

?
?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如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本站聯系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
Copyright ? 2005-2016 soudu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搜讀網

蘇ICP備16023976號-1

福建22选5开奖走势